当前位置: 首页 > 德育在线 > 德育实践
德育工作简报第八期
发布日期:2019-01-02

辽宁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德育工作简报

德育处编制          2018年12月18日         总第8期

一、德育处2019年工作计划要点

1. 继续落实《辽宁师大附中学生一日常规》、《辽宁师大附中各类自学管理规定》、《辽宁师大附中间操管理规定》等德育工作制度,严抓间操、课间、自学、午睡、卫生五大环节。

2. 突出德育管理实效,提倡班级特色公约。

3. 以加强班主任队伍为基础,落实见习班主任工作,加强德育队伍建设,提高业务能力。

4. 深入开展主题教育活动,丰富校园生活。2019年德育工作主题如下:

3月份行为习惯;4月份慎独;5月份感恩;6月份自信;7月份目标规划。

9月份敬畏规则;10月份同理心;11月份上下同欲;12月份担当;1月份安全法制。

5. 进一步做好安全、法制教育工作,增强学生安全意识和法制观念。

6. 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创新德育工作的新角度、新方法,使德育工作上新台阶。

7. 加强家校建设,完善家长委员会制度,巩固学校、家庭、社会“三位一体”的德育工作合力。

8. 增强德育处自身服务意识,为班主任创设归属感,做班主任工作的坚强后盾。

班主任反馈意见:

 

二、一个案例引发的教育思考

浙江湖州一家长称儿子被诬告作弊致辍学

市教育局:纯属家长臆测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12月11日   04 版)

    近日,一篇题为《惨遭打击报复被迫辍学 无法无天的校长谁来管》的网帖引发关注,网帖作者“新清水鱼ABC”即父亲余伟(化名)在帖子中表示,其子余明明(化名)因为遭到学校老师的打击报复,被诬告作弊,已经辍学半年有余。

   

父亲发帖称儿子被诬告作弊。

    据网帖称,余明明是浙江湖州五中凤凰校区的一名学生。今年4月26日,有学生家长向余明明所在班级班主任陈伟华反映,在4月12日、13日的数学和科学竞赛的模拟考试中,该班4名学生(包括余明明)利用手机搜题作弊,并将答案通过纸条的形式传递。4月27日下午,班主任以手机私信的方式告诉余伟,“余明明数学竞赛和科学竞赛模拟考试舞弊”,希望余伟第二天上午能去学校。

    12月5日,湖州市教育局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出具了一份《关于湖州五中学生余明明未正常到校学习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该说明显示,4月26日,班主任陈伟华为整顿班风、诚信迎考,在班级进行了教育引导,要求违规学生自己到老师处说明情况,其中3名学生在当天下午均主动承认了考试期间有使用手机搜题、传纸条等考场违规行为,并指余明明也参与其中,只有余明明一直未承认。随后班主任与余明明单独谈话,余明明上交了手机电池和储存卡,承认参与了传纸条作弊的行为,只是并未承认用手机搜题。

    这一说法遭到了余伟的反驳。按他的说法,余明明回家后告诉他,4月26日,对于此事班级的调查结果是,“其中3名学生当天承认作弊,坐儿子边上的一名同学偷看他,并且传纸条给前面两名同学,儿子余明明并未参与”。

    因此,余伟4月28日没有去学校和班主任面谈,余明明那天也没有到校上课。

    拒绝报补习班遭报复?

    余伟在网帖中表示,余明明被诬陷作弊是遭到了打击报复。

    余伟说,该校校长、班主任曾多次强行向儿子推荐各种校外补习班均遭自己拒绝。余伟说,在湖州五中,各个年级成绩较好的学生,校长都会亲自出面动员他们去报校外补习班。余明明也称,校长朱晖曾不下四五次让自己报补习班,而自己一直在推脱。

    “从现在调查的情况来看,并没有非常明确的迹象表明,校长、班主任是因为多次向孩子推荐各种校外补习班遭拒,故意报复孩子,诬告孩子考试时用手机搜题作弊。”12月3日晚,湖州市纪委驻湖州市教育局纪检组组长王淦勤回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称,“网帖中提到的学校故意伤害学生之事,纯属家长臆测。”

    王淦勤澄清,科学、数学竞赛群是学校为参加竞赛的学生临时组织的,老师为了辅导学生,在周末通过兴趣班的形式给学生义务上课,不存在收费行为。

    “学校想多几个孩子能够有机会报考湖州中学创新实验班及湖州二中的夏令营(提前招生),在周六给竞赛班的学生免费补习数学、科学和信息学。”王玥(化名)是当时向班主任陈伟华反映作弊情况的那位家长,竞赛班无偿补习的说法同样得到了她的证实。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讲,目前我们没有发现湖州五中在职老师有到校外培训机构任教和收钱的情况。”王淦勤说,“尽管三令五申,但如果一些老师偷偷地在家里做一些有偿家教,我们只能见一个处理一个。”

    当事学生有没有手机

    5月3日,经学校政教处、年级组多次催请约谈后到学校沟通的余伟表示,“孩子没有手机,怎么搜题呢?老师至少应该拿出手机等物证才能认定孩子舞弊,电池和存储卡不能作为证据”。

    12月8日晚,与余明明同在竞赛班的多名不愿具名的同学向记者证实,余明明经常出现带手机和MP3到学校,并在课上玩手机等行为,还告诉他们手机是自己偷偷买的,被拆分为几个部分放置,前几部被摔坏了。余明明在考试时一遇到大题就用手机输入题干查找。比如一次数学单元测试,他多次用手机输入题干搜索解题思路。

    余明明还经常向同学们展示玩游戏或联网的过程。据一名学生描述,余明明的手机属于老款黑色联想3G手机,屏幕较大,可以更换电池,所以他也带着一块备用电池。多名在4月数学、科学两场竞赛的模拟考试中参与作弊的学生证实,他们4人作弊属实,在班主任调查且让学生主动说明情况前,余明明还多次与他们三人“对口供”,要求他们说只是对了一两题选择填空的答案,以隐藏自己带手机的事实。

    余明明告诉记者,被班主任叫去单独谈话时自己反复说明没有用手机搜题,“我没有手机,也从未拿过手机到学校”。余明明说,自己从始至终没有承认过用手机搜题及传纸条作弊。

    作弊后和其他同学统一口径,更是无稽之谈。余明明提到,哪怕是放假和同学出去玩需要携带手机,都得经过妈妈同意,拿妈妈的手机。

    “我更不可能自己买手机了,(买手机)肯定会留下记录的。”他说。

    为何时隔两周后才调查

    余伟质疑,为什么监考老师没有当场发现,学校时隔两周后才去调查?校方有没有教唆学生和家长作伪证?

    王淦勤告诉记者,之所以两周后才调查,是因为监考老师在监考时没有及时发现学生作弊行为,后排的学生看到后,回家告诉家长,家长认为作弊行为不妥,事后才向班主任反映情况。

    王玥表示,她的儿子连续两天在放学路上告诉她同学在数学和科学模拟竞赛上作弊的事,还提到了班里同学带手机的情况。她将情况告诉了同为老师的好友,对方鼓励她给孩子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品行比成绩更重要”。她这才下定决心以私信的方式向班主任反映了情况。后来才有了4月26日的一幕。

    学校、市教育局与家长沟通无果

    根据《情况说明》,5月21日,余伟到市教育局基教处反映孩子在学校受到不公正待遇,市教育局答复立即调查。

    市教育局工作人员在5月22日下午、5月25日上午、5月28日上午,3次到湖州五中凤凰校区了解情况;5月28日下午,向余明明家长提出家访或邀请来校协商希望,但遭到拒绝,协商未果。

    湖州市教育局工作人员在6月6日、6月19日下午,和家长协商处理此事,因家长要求公开道歉、严惩“诬陷者”等诉求无法满足,协商未成。6月21日,市教育局向家长余伟反馈了调查情况,但家长并未认可调查结果。

    9月19日,湖州五中教育集团党委周书记、副校长朱绯妍、法制副校长黄力一起面谈了学生家长,劝说让孩子回校读书,但仍没有效果,家长坚称学校捏造、诬陷。

    事发至今,湖州市教育局主要领导还专门约谈了湖州五中教育集团校长、凤凰校区校长3次。市教育局调查人员还约谈了班主任陈伟华老师,并对监考老师监考不力给予了严肃批评。

    “市教育局和学校方面前后20多次通过电话、短信和微信等方式要求和家长面谈或家访,由于双方各执一词,加上家长一直拒绝余明明本人与校方见面,导致调查工作进展不快。”《情况说明》显示。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孩子读书”

    “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孩子读书,作弊的事我们再调查,小孩子学习耽误不得。”王淦勤说。

    《情况说明》提到,11月26日、12月4日,湖州市教育局两次召开局班子会议进行专题研究,明确了客观公正做到实事求是、针对不足作出道歉、稳定情绪满足合理诉求、认真调查处理责任人员、尽快解决余明明学业问题等措施。目前,市教育局和学校方面仍在尽最大努力与家长进行协商,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稳妥处置,争取让余明明同学尽快回到正常的校园学习生活中。

    “我们要保护学生但是也要保护老师。”王淦勤指出,班主任这么做也是为了教育孩子讲诚信、守规则,唯一不妥之处可能在批评教育的方式方法上需要做得更好一些,特别是那位监考老师,如果他监考时能更认真一些,及时发现这个事,就不会有后面的误会了。